十年改革人才井喷德足称霸足坛

十年改革人才井喷德足称霸足坛十年改革人才井喷德足称霸足坛

(柏林4日讯)在刚过去的週末,德国足球又一次成为世界足坛的焦点。三天之内,他们拿下两个大赛冠军。

在U-21欧青赛决赛,多名适龄球员被抽调参加联合会杯的德国青年队,以1比0击败强敌西班牙,第二次称霸欧青赛;在联合会杯决赛,由大部分年轻球员和边缘国脚组成的德国队,同样以1比0击败两届南美洲冠军智利,史上首夺冠军。

有球友调侃,世界杯冠军是德国A队、联合杯冠军是德国B队,加上U-21青年队夺得欧青赛,德国足球丰盛的人才配置,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。

德国队的成功,实际上是十多年的良好规划和执行所得到的成果。德国足球革命究竟如何实现?这其中的成功经验,是否能够让其他国家参考借鑒?

实际上,在夺得世界盃冠军的前12年,德国共建设了52个青训中心,366个地区教练基地,1300名全职教练向青少年传授足球的基础内容。回到2002年,当德国启动这一青训计划时,德国足总和球会每年投入4800万欧元(逾2亿3210万令吉)巨资。

为多次无冠付出代价

这样高额的投资,或许是德国足球为了上世纪90年代错过的多次大赛夺冠机会而付出的代价。

前德国主帅福格茨曾经多次警告,德国若没有新的青年才俊冒尖,德国队很快就会被别的国家超越。早在1998年,福格茨就提出过一个较小规模的培训计划,但直到2000年欧洲杯的惨败(1和2负小组垫底),德足总才意识到人员危机。

德国足总马上开始寻找帮助国家队的方案,成立行动小组,成员来自7个德甲球会的代表,由鲁梅尼格担任主席。时任利华古申CEO霍尔茨豪泽说:“我们都需要把国家队当做德甲第19支。”

如今,德国联赛的结构如下:足总负责国家队、国内杯赛和裁判安排,各球会有自己组织的职业联盟,负责运营德甲和德乙赛事。联赛与足总的分离,并非英格兰联赛和英足总般有冲突,因此对德国足总有好处的,可能对球会长远来说也一样。

职业球会响应青训

举例,即使在降下德乙的2001年,弗赖堡队仍然响应德国足总计划,投入1000万欧元建设青训中心。

但2001年后半段开始,德国足坛陷入所谓的“基尔希危机”。2002年4月,基尔希集团负债22亿欧元(逾106亿令吉)而宣布破产,这个危机重击德国足坛,因为当时该集团拥有德国联赛的转播权,更拖欠联盟8亿欧元转播费。

这造成依赖转播费的大小球会受重创,当时进行系列大规模投资的多蒙特更险些破产。这造成德甲球会在转会市场毫无竞争力,只能把目光转向自家的青训产品。

实际上,早在1993至98年,多蒙特就连续5年获得德国U19青年联赛冠军,却没有多少青年球员能进入一队。而那时正是多特的辉煌期,获得德甲两连冠,还问鼎欧冠。基尔希事件之后,德国联赛规定,要求职业球会更注重青训培养。

注重教育 吸纳移民后裔 选教练大胆创新 

2009年,德国队首夺U21欧青赛冠军,那批球员有多名后来的世界盃冠军主将,包括博阿滕、厄齐尔、赫迪拉、法比安-约翰逊、冈萨洛-卡斯特罗、贝克、奥戈、埃德、伯尼施、德贾加……这些球员都有一个特徵,都是来自不同国家的移民后裔。

与此同时,德国足球文化也在改变,克林斯曼、勒夫、克洛普、朗尼克等一批新教练带来了新的理念。2004年世界盃前,德国队选了没有执教经验的克林斯曼。这在当时看来是疯狂的,但却说明德足总的大胆、创新。

另一方面,德国培训人才并不会只专注于球员培养。举例弗赖堡各青年梯队的小球员,一周还需去学校上课34个小时。在德足总看来,教育比踢球更重要,毕竟一旦青训球员成不了职业球员,他们还需要找工作继续生活。

德国足坛的成功,让人们看到人才井喷,但要保持这良好的发展趋势绝不容易。无疑,德国足坛已经完成一次成功的改革,这和德国足球本身的传统、联赛结构等变化有关,也说明德国人在规划、执行和创新能力的积极和寻求成功的强烈表现。

相关推荐